引导信息潮流,启动精彩时刻

Lead the information flow and start the wonderful moments

卢玄传(1)

卢玄传(1)

  卢玄,字子真,范阳涿人也。曾祖谌,晋司空刘琨从事中郎。祖偃,父邈,并仕慕容氏为郡太守,皆以儒雅称。神麚四年,辟召儒俊,以玄为首,授中书博士。司徒崔浩,玄之外兄,每与玄言,辄叹曰:“对子真,使我怀古之情更深。”

  浩大欲齐整人伦,分明姓族。玄劝之曰:“夫创制立事,各有其时,乐为此者,讵几人也?宜其三思。”

  浩当时虽无异言,竟不纳,浩败颇亦由此。后转宁朔将军、兼散骑常侍,使刘义隆。义隆见之,与语良久,叹曰:“中郎,卿曾祖也。”

  既还,病卒。

  子度世,字子迁。幼而聪达,有计数。为中书学生,应选东宫。弱冠,与从兄遐俱以学行为时流所重。

  度世后以崔浩事,弃官逃于高阳郑罴家,罴匿之。使者囚罴长子,将加捶楚。罴戒之曰:“君子杀身以成仁,汝虽死勿言。”

  子奉父命,遂被考掠,至乃火爇其体,因以物故,卒无所言。度世后令弟娶罴妹,以报其恩。世祖临江,刘义隆使其殿中将军黄延年朝贡。世祖问延年曰:“范阳卢度世坐与崔浩亲通,逃命江表,应已至彼?”

  延对曰:“都下无闻,当必不至。”

  世祖诏东宫赦度世宗族逃亡及藉没者。度世乃出。赴京,拜中书侍郎,袭爵。

  兴安中,兼太常卿,立保太后父辽西献王庙,加镇远将军,进爵为侯。后除散骑侍郎,使刘骏。遣其侍中柳元景与度世对接,度世应对失衷。还,被禁劾,经年乃释。除假节、镇远将军、齐州刺史。州接边境,将士数相侵掠。度世乃禁勒所统,还其俘虏,二境以宁。后坐事囚系,久之,还乡里。寻征赴京,除平东将军、青州刺史,未拜,遇患。延兴元年卒,年五十三。谥曰惠侯。四子,渊、敏、昶、尚。

  初,玄有五子,嫡唯度世,余皆别生。崔浩事难,其庶兄弟常欲危害之,度世常深忿恨。及度世有子,每诫约令绝妾孽,不得使长,以防后患。至渊兄弟,婢贱生子,虽形貌相类,皆不举接。为识者所非。

  渊,字伯源,小名阳乌。性温雅寡欲,有祖父之风,敦尚学业,闺门和睦。袭侯爵,拜主客令,典属国。迁秘书令、始平王师。以例降爵为伯。给事黄门侍郎,迁兼散骑常侍、秘书监、本州大中正。是时,高祖将立冯后,方集朝臣议之。高祖先谓渊曰:“卿意以为何如?”

  对曰:“此自古所慎,如臣愚意,宜更简卜。”

  高祖曰:“以先后之侄,朕意已定。”

  渊曰:“虽奉敕如此,然于臣心实有未尽。”

  及朝臣集议,执意如前。冯诞有盛宠,深以为恨,渊不以介怀。

  及高祖议伐萧赜,渊表曰:

  臣诚识不周览,颇寻篇籍。自魏晋以前,承平之世,未有皇舆亲御六军,决胜行陈之间者。胜不足为武,弗胜有亏威德,明千钧之弩不为鼷鼠发机故也。昔魏武以弊卒一万而袁绍土崩,谢玄以步兵三千而苻坚瓦解。胜负不由众寡,成败在于须臾,若用田丰之谋,则坐制孟德矣。魏既并蜀,迄于晋世,吴介有江水,居其上流,大小势殊,德政理绝。然犹君臣协谋,垂数十载。逮孙皓暴戾,上下携爽,不陆俱进,一举始克。今萧氏以篡杀之烬,政虐役繁,又支属相屠,人神同弃。吴会之民,延踵皇泽,正是齐轨之期,一同之会。若大驾南巡,必左衽革面,闽越倒戈,其犹运山压卵,有征无战。然愚谓万乘亲戎,转漕难继,千里馈粮,士有饥色,大军之后,必有凶年。不若命将简锐,荡涤江右,然后鸣鸾巡省,告成东岳,则天下幸甚,率土戴赖。

  臣又闻流言,关右之民,自比年以来,竞设斋会,假称豪贵,以相扇惑。显然于众坐之中,以谤朝廷。无上之心,莫此之甚。愚谓宜速惩绝,戮其魁帅。不尔惧成黄巾、赤眉之祸。育其微萌,不芟之毫末,斧斤一加,恐蹈害者众。臣世奉皇家,义均休戚,诚知干忤之愆实深,然不忠之罪莫大。

  诏曰:

  至德虽一,树功多途。三圣殊文,五帝异律,或张或弛,岂必相因?远惟承平之主,所以不亲旆五戎者,盖有由矣。英明之主,或以同轨无征;守庸之君,或缘志劣寝伐。今若喻之英皇,时非昔类;比之庸后,意有恧焉。脱元极之尊,本不宜驾,二公之徒,革辂之戎,宁非谬欤?寻夫昔人,若必须己而济世,岂不克广先业也。定火之雄,未闻不武,世祖之行,匪皆疑慑。且曹操胜袁,盖由德义内举;苻坚瓦解,当缘立政未至。定非弊卒之力强,十万之众寡也。今则驱驰先天之术,驾用仁义之师,审观成败,庶免斯咎。长江之阻,未足可惮;逾纪之略,何必可师?洞庭、彭蠡,竟非殷固,奋臂一呼,或成汉业。经略之义,当付之临机;足食之筹,望寄之萧相。将希混一,岂好轻动;利见之事,何得委人也!

  又水旱之运,未必由兵;尧汤之难,讵因兴旅?颇丰之后,虽静有之,关左小纷,已敕禁勒。流言之细,曷足以纡天功?深录诚心,勿恨不相遂耳,。

  及车驾南伐,赵郡王干督关右诸军事,诏加渊使持节、安南将军为副,勒众七万将出子午。寻以萧赜死,停师。是时泾州羌叛,残破城邑,渊以步骑六千众号三万,徐行而进。未经三旬,贼众逃散,降者数万口,唯枭首恶,余悉不问。诏兼侍中。初,渊年十四,尝诣长安。将还,诸相饯送者五十余人,别于渭北。有相者扶风人王伯达曰:“诸君皆不如此卢郎,虽位不副实,然德声甚盛,望逾公辅。后二十余年,当制命关右。愿不相忘。”

  此行也,相者年过八十,诣军门请见,言叙平生。未几,拜仪曹尚书。高祖考课在位,降渊以王师守常侍、尚书,夺常侍禄一周。寻除豫州刺史,以母老固辞。

  会萧昭业雍州刺史曹虎遣使请降,乃以渊为使持节、安南将军,督前锋诸军径赴樊邓。渊面辞曰:“臣本儒生,颇闻俎豆,军旅之事,未之学也。惟陛下裁之。”

  军期已逼,高祖不许。渊曰:“但恐曹虎为周鲂耳,陛下宜审之。”

  虎果伪降。渊至叶,具曹虎谲诈之问,兼陈其利害。诏渊取南阳。渊以兵少粮乏,表求先攻赭阳,以近叶仓故也。高祖许焉,乃进攻赭阳。萧鸾遣将垣历生来救,渊素无将略,为贼所败,坐免官爵为民。

  寻遭母忧,高祖遣谒者诣宅宣慰。服阕,兼太尉长史。高祖南讨,又兼彭城王中军府长史。寻为徐州京兆王愉兼长史,赐绢百匹。愉既年少,事无巨细,多决于渊。渊以诚信御物,甚得东南民和。南徐州刺史沈陵密谋外叛,渊觉其萌渐,潜敕诸戍,微为之备。屡有表闻,朝廷不纳。陵果杀将佐,勒宿豫之众逃叛。滨淮诸戍,由备得全。陵在边历年,阴结既广,二州人情,咸相扇惑。陵之余党,颇见执送,渊皆抚而赦之,惟归罪于陵,由是众心乃安。

  景明初,除秘书监。二年卒官,年四十八。赠安北将军、幽州刺史,复本爵固安伯,谥曰懿。

  初,谌父志法钟繇书,传业累世,世有能名。至邈以上,兼善草迹。渊习家法,代京宫殿多渊所题。白马公崔玄伯亦善书,世传卫瓘体。魏初工书者,崔卢二门。渊与仆射李冲特相友善。冲重渊门风,而渊祗冲才官,故结为婚姻,往来亲密。至于渊荷高祖意遇,颇亦由冲。渊有八子。

  长子道将,字祖业,应袭父爵,而让其第八弟道舒。有司奏闻,诏曰:“长嫡承重,礼之大经,何得辄授也?”

  而道将引清河王国常侍韩子熙让弟仲穆鲁阳男之例,尚书李平重申奏,诏乃听许。道将涉猎经史,风气謇谔,颇有文才,为一家后来之冠,诸父并敬惮之。彭城王勰、任城王澄皆虚襟相待。勰为中军大将军,辟行参军。迁司徒东合祭酒、尚书左外兵郎中,转秘书丞。出为燕郡太守。道将下车,表乐毅、霍原之墓,而为之立祠。优礼儒生。励劝学业,敦课农桑,垦田岁倍。入为司徒司马。卒,赠龙骧将军、太常少卿,谥曰献。所为文笔数十篇。
北祖卢偃到四房卢(南北朝谱)

河北涿州范阳堂北祖偃公南北朝谱

随着晋朝走入末期,南祖后人参与起义见证了东晋的灭亡,北祖后人固守范阳见证西晋的灭亡。不过从来都是换领导不换下人,根据统治范围,我们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北祖后人主要是为燕国服务。后来北燕被北魏所灭,(北魏386年—557年)卢氏依然被北魏皇帝所赏识。

北祖卢偃:范阳涿(今河北省涿州市)人,西晋司空从事中郎卢谌的儿子,卢勗、卢凝、卢融、卢徵的兄弟,


卢偃在慕容氏后燕担任营丘郡太守,与儿子卢邈都以儒雅著称.传习着祖先卢志传下的家学书法]。

^ 《魏书·卷四十七·列传第三十五》:初,谌父志法锺繇书,传业累世,世有能名。至邈以上,兼善草迹。

^ 《元和姓纂·卷三·十一模·2》:偃中子昭,昭元孙辩、景裕、景先,为魏、周、齐三国帝师。

卢偃不知道具体有几个儿子,wiki上说有三个,我们一般知道的有两个:卢邈 和 卢昭,还有个女儿嫁给了崔玄伯,生了个儿子叫做崔浩

卢偃

卢邈 :范阳太守。字写得非常好。生了个儿子 叫做卢玄。

《北史·卢玄传》偃长子。仕慕容氏,为范阳太守。以儒雅称。初谌父志法钟瑶书,子孙传业,累世有能名,至邈以上,兼善草书。


卢玄: 闲雅博学,为当时文儒,授中书博士。配田氏。 神?四年(431年),朝廷征召以卢玄为首的当时儒俊,卢玄于是应命,任中书博士,后迁中书侍郎,本州大中正。时任司徒的崔浩为卢玄表兄,其时打算“齐整人伦,分明姓族”,卢玄表示这种事要等适当时机才能完成,当时愿意作此改变的没几个人,请崔浩三思,但崔浩心中并不同意。最终崔浩更因而以国史之狱获罪被杀。

后卢玄获赐爵固安子,又迁散骑常侍。后曾出使南朝宋,宋文帝和他对谈后对其赞叹良久。卢玄归国患病,回到家乡,并在当地病逝,朝廷追赠平东将军、幽州刺史,封固安侯,赐谥号宣。《魏书》列传第三十五·卢玄记载:初,玄有五子。

卢玄 后来被人们记录的儿子 主要是嫡子卢度世。其他几个 族谱记载的有卢巡世 , 卢名世,卢用世


卢度世(419年-471年),字子迁,范阳涿(今河北省涿州市)人,出自范阳卢氏北祖,北魏散骑常侍、固安宣侯卢玄的嫡长子,北魏官员。

卢度世

於东晋永和时生,义熙时终葬。

卢度世年幼时就很聪明颖达,很有谋略权术,以中书学生的身份被选入东宫任官,二十岁左右,与堂兄卢遐都以学识和德行为当时的名流看重

国史之狱爆发后,卢度世因为是崔浩的表侄,放弃官职逃亡到高阳郡郑罴家中,郑罴将他藏了起来。北魏的官吏囚禁了郑罴的长子,将要用杖击和鞭打来拷问他。郑罴告诫儿子说:“君子成全仁德可以不顾自己的生命,你即便死也别说。”郑罴的儿子遵守了父亲的命令,因此被刑讯,官吏用火烧他的身体,最终也没有半句言语而死。魏太武帝拓跋焘进攻刘宋时,宋文帝刘义隆派遣殿中将军黄延年前去出使。魏太武帝向黄延年询问说:“范阳卢度世因为是崔浩的亲戚,逃命到江南,应该已经到那儿了吗?”黄延年回答说:“京师里没听说过,必定没到。”魏太武帝下诏让太子拓跋晃赦免卢度世及范阳卢氏中逃亡后财产被没收的族人,卢度世这才出来,回到平城,被授予中书侍郎,承袭了固安子的爵位。卢度世命令自己的弟弟娶了郑罴的妹妹,来报答郑罴的恩惠

兴安年间,卢度世兼任太常卿,兴安二年(453年),魏文成帝拓跋浚派遣卢度世持节在辽西郡改葬昭太后父亲辽西献王常澄,树立墓碑建立庙宇,安置守墓人一百家[7][8],加封镇远将军,晋封为固安侯。后来拜官散骑侍郎,于和平元年(460年)十一月与员外郎朱安兴出使宋孝武帝刘骏[9][10][11],宋孝武帝派侍中柳元景接见卢度世,卢度世应对不合准则,回到北魏后被监禁审核,几年后才被释放,被任命为假节、镇远将军、济州刺史,济州与刘宋接壤,双方将士数次互相侵掠。卢度世于是禁止部下侵犯刘宋,归还对方的俘虏,双方边境才得以安宁。卢度世后来因为犯罪被囚禁,很久以后才返回故乡,不久被征召进京城,拜官平东将军、青州刺史,还未上任就染上疾病。延兴元年(471年),卢度世去世,虚岁五十三。谥为惠侯

卢玄有五个儿子,嫡生的儿子只有卢度世一人,其余都是庶子。国史之狱事发后,卢度世的庶兄弟们常常想加害于他,卢度世经常深深的愤恨。等到卢度世有了儿子,每每告诫命令儿子们不要纳妾生庶子,即便有庶子也不可以让他们长大,以防后患。卢度世诸子与女奴所生的儿子,即便形貌相像,也不养育。这种做法遭到有识之人的非议

卢度世是李氏的外甥,任济州刺史时,北魏刚刚平定升城,无盐人房崇吉的母亲傅氏是卢度世继外祖母哥哥的儿媳妇,兖州刺史申纂的妻子贾氏是房崇吉姑姑的女儿,都国破家亡在外,年老多病憔悴不堪。卢度世考虑到和她们的亲戚关系,表达了恭敬抚恤的心意,每次探望傅氏,跪着询问她的起居情况,随着时令奉送衣被和食物,也对贾氏救济赡养,供应衣物膳食。青州被北魏攻陷后,居住在当地的清河崔氏诸人被俘虏,卢度世用钱财赎出了其中很多人

有四个儿子:,渊、敏、昶、尚之。因为度世是嫡子,他的四个儿子后来衍生的四房被成为四房卢。

卢渊,北魏秘书监、固安懿伯

卢敏,北魏议郎

卢昶,北魏散骑常侍、镇西将军、雍州刺史

卢尚之,北魏前将军、济州刺史、光禄大夫

卢氏,嫁北魏侍中、镇南将军、秦益二州刺史、东郡庄王陆定国


卢用世:博通经史,下笔成章,授中书博士,於东晋建元时生,隆安时钟葬,配欧阳氏。生子:诰

卢名世: 敏惠有量,好读诗书,屡辟不仕,以廉洁自励。於东晋水和时生,元兴时终葬。 配周氏。生子:文伟。

卢昭 有个后人叫做卢辅:北魏幽州别驾,当时也是非常有名的人物,他的六个儿子 ,卢度世的四个儿子 和当时的一些山东士族 被称为七姓十家。

七姓十家

七姓十家,为唐朝山东的几个士族,由北魏的四姓、五姓发展而来。

他们分别是陇西李氏李宝的六子,太原王氏王琼的四子,荥阳郑氏郑温的三子,范阳卢氏卢度世的四子、卢辅的六子、卢溥不知几子,清河崔氏崔宗伯的二子、崔元孙的二子,博陵崔氏崔懿的八子,赵郡李氏李楷的四子,共士望四十四人。


高宗时宰相李义府门第寒微,曾和山东士族攀婚,被拒绝,因此怀恨在心,上告高宗,怂恿高宗下诏,禁止七姓十家自以为婚姻。为巩固关陇统治集团,唐高宗下令,此七姓十家“不得自为昏(婚)”,但这实际上没有达到效果,“男女皆潜相聘娶,天子不能禁”。后来武则天又利用科举扶植山东士族势力而抑制关陇集团。

关于卢辅 到底是 卢昭的孙辈还是曾孙辈 这个并没有确定。 毕竟 卢辅的父亲 资料丢失,而 不同记录中 并不明确。 不可否认的是 卢度世 和卢辅 当时 都非常有名气了。

2020年6月1日 06:09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