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导信息潮流,启动精彩时刻

Lead the information flow and start the wonderful moments

明光宗朱常洛【明朝第十四位皇帝】

明光宗朱常洛(1582年8月28日―1620年9月26日),明朝第十四位皇帝(1620年8月28日―1620年9月26日在位)。明神宗朱翊钧长子,母为孝靖皇后王氏。
万历十年出生,从小不得父爱。身陷党争和皇权交替问题,经历了国本之争、梃击案等重大历史事件。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明神宗驾崩后,正式即位,年号泰昌。在位期间,任用贤臣,革除弊政,积极改革,罢除矿税、榷税,拨乱反正,重振朝廷纲纪。沉湎酒色,纵欲淫乐,导致身体日益羸弱。
泰昌元年(1620年9月26日),因病病逝,史称“红丸案”,时年三十八岁,庙号光宗,谥号“崇天契道英睿恭纯宪文景武渊仁懿孝贞皇帝”,葬于明十三陵中的庆陵。

明光宗畫像明光宗朱常洛(1582--1620),漢族,年號泰昌,明代第14位皇帝,在位壹個月。明神宗萬曆帝長子,母王恭妃。朱常洛是明代傳奇色彩最濃的壹位皇帝,明宮三大疑案都與他有關,萬曆皇帝並不喜愛這位太子,他的位置曾壹度岌岌可危,苦熬了三十九年之後,他終于得到了夢寐以求的皇帝寶座,但是就在他即位的第三十天清晨,這位剛要展翅高飛的皇帝就莫名其妙地去世了。死後益崇天契道英睿恭純憲文景武淵仁懿孝貞皇帝,葬于慶陵。
  明光宗
  朱常洛的身世和他父親萬曆皇帝差不多,也是父皇偶然臨幸宮女而生,不過雖然都是臨幸,朱載垕要比朱翊鈞負責任。朱翊鈞是打心眼裏不喜歡這位皇子,認爲這個皇子的出生是他的壹件醜事。這壹觀念持續了三十九年,直到萬曆皇帝去世。皇長子朱常洛出生後的日子就可想而知了。
  萬曆皇帝寵愛鄭貴妃,更是將鄭貴妃的兒子福王朱常旬視若掌上明珠,加上鄭貴妃整天在萬曆皇帝枕邊吹風,萬曆皇帝早就有廢長立幼的想法。萬曆先是封了鄭氏爲貴妃,而長子的母親王氏卻只封爲恭妃,這是不合古制的;其次是在朱常洛長大後遲遲不讓他上學,然後又想出了三王並封的主意,將衆皇子都封爲王以降低長子的地位,好在這些伎倆被大臣們識破,總算沒有得逞。之後爆發國本之爭,衆大臣用生命和鮮血爲皇長子朱常洛爭來了這個太子之位。
  當上太子之後的朱常洛並沒有就此安定下來,宮內、宮外的鬥爭始終都在威脅著他的地位,甚至生命。好在朱常洛在殘酷的鬥爭中已經漸漸成熟,各方面表現中規中矩,讓萬曆皇帝也無話可說。就在太子之位漸漸穩定下來之時,最著急的要算鄭貴妃了,爲了讓他的兒子能夠座上皇帝的寶座,他不惜孤注壹擲。
  梃擊案就在這樣的曆史條件下發生了。壹天中午,壹個壯漢手持棗木棍闖入太子宮,准備行刺,好在被值班太監當場抓住,朱常洛才算躲過壹劫,壹個農民如何能闖進戒備森嚴的皇宮,又如何能輕易找到太子居住的宮殿,看來此中必有內情。
  經過反複審理,案情牽涉到了鄭貴妃,但沒有進壹步追查,兩個太監做了替死鬼,此案草草結束。不過究竟此案是否爲鄭貴妃指使,沒有定論。此案成爲了明宮三大案之壹。
  不管如何,萬曆四十八年,朱常洛曆盡千辛總算登上了皇位,成了君臨天下的帝王。在他即位的前十幾天,朱常洛進行了壹系列革除弊政的改革。他發內帑犒勞邊關將士,雖則杯水車薪,也是萬曆朝很難見到的。他罷了萬曆朝的礦稅,這種稅收曾壹度使民不聊生,叛亂疊起。他撥亂反正,將由于進谏而得罪皇帝的言官都放了出來,恢複了官職。面對萬曆中後期官員嚴重不足的情況,他重振綱紀,提拔了壹批新的官吏,補足了缺額,使國家機器能夠正常運轉。
  正當百姓望治之時,皇帝卻突然病倒了。什麽原因呢?泰昌帝未即位的時候就好女色,即位之後鄭貴妃不知出于什麽目的,向皇帝進獻美女,泰昌帝的身體本來就不好,年齡又不饒人(39歲),即位之初處理政務非常繁忙,加上回到後宮的縱欲,他終于倒下了。
  本來不是什麽大病,吃幾副補藥,靜心調養壹段時間因該可以複原,但是掌管禦藥房的太監崔文升向皇帝進了壹濟瀉藥,泰昌帝當天晚上腹瀉三四十次,身體壹下就垮了下來,再也起不了床了,而且病情日趨惡化。
  就在這時,鴻胪寺丞李可灼進獻兩粒紅丸,泰昌帝用了第壹粒後後,病情稍見好轉,用了第二粒後泰昌帝昏昏睡去,于第二天清晨駕崩。由于皇帝服用紅丸斃命,紅丸到底是什麽藥,是否有毒,崔文升爲什麽要向皇帝進瀉藥,這些都已無法弄清,這件事史稱紅丸案,此案最後不了了之,成爲了明宮又壹大案。泰昌帝就這樣不明不白地走了,沒當皇帝之時處處小心,當了皇帝沒幾天又抱憾而終;生前命運坎坷,死後陵寢也是采用當年景泰帝的廢陵,命運對帝王竟也如此捉弄。

===

【人物生平】出身卑賤
朱常洛是明神宗偶然臨幸宮女所生。明神宗的皇後王氏、昭妃劉氏自萬曆六年(1578年)冊封後,都無子嗣。萬曆九年(1581年),神宗在其生母李太後的慈甯宮中私幸宮女王氏,後來王氏有孕,神宗忌諱這件事情而不敢承認,但在內起居注中記載了這件事情,並有當時賞賜給王氏的實物爲證,再加李太後盼孫心切,最後被迫承認這件事情。
萬曆十年(1582年),明神宗冊封宮女王氏爲恭妃,于萬曆十年(1582年)八月生子,是爲神宗長子,取名常洛。
 
梃擊之案
萬曆四十三年五月初四(1615年5月30日),壹名三十多歲的男子張差手持棗木棍,闖入太子朱常洛居住的慈慶宮,逢人便打,傷及守門官員多人,壹直打到殿前的房檐下,內官韓本用將持棍男子抓獲,宮內才平靜下來。事發過後,張差供認系鄭貴妃手下宦官龐保、劉成。鄭貴妃爲免心腹受罪,向皇帝哭訴。但是太子差點遇害,朝中大臣們議論紛紛,皇帝無奈,說這件事最好是妳向太子爭取諒解。鄭氏跪拜太子,太子慌忙回拜。最後,神宗與太子不願深究,以瘋癫奸徒爲罪名,殺張差于市,由于人證消失,龐、劉二犯有恃無恐,矢口否認涉案。萬曆四十三年(1615年)六月壹日,明神宗密令太監將龐保、劉成處死,全案遂無從查起。
史稱“梃擊案”。(《明史》中未曾證實這壹案件,但鄭貴妃企圖奪嫡之事確有此情。)
但梃擊案過後,太子檢討缪昌期認爲“梃擊”後台是魏忠賢爲首的閹黨,于是義憤地說:奸徒狙擊太子宮,能以“瘋癫”二字開脫亂臣賊子之罪,以“元功奇貨”抹煞忠臣義士嗎? 後缪昌期被閹黨陷害致死。


國本之爭
明神宗正宮皇後沒有子嗣,衆多嫔妃中對鄭氏尤爲寵愛,萬曆十二年(1584年),晉封爲貴妃,産下皇二子朱常敘,可惜夭折。皇帝對她寵愛不減,萬曆十四年(1586年)正月初五生皇三子常旬。隨後鄭氏便晉封爲皇貴妃,並借機乞求明神宗立皇三子朱常旬爲太子,自己則做皇後。兩人寫下合同,在道教廟宇中立誓。
神宗的承諾,違背了祖制和封建禮制,勢必引起重大的政治危機。
明神宗專寵鄭皇貴妃,遲遲不立太子。朝中大臣紛紛猜疑,擔心鄭氏謀立皇三子,損害國本。他們爭相提及皇儲問題,奏折累計成百上千,無不是指責後宮幹政,言辭之間矛頭指向鄭皇貴妃。明神宗擱置不管,仍舊寵愛鄭氏。 
爲了平息皇儲爭議,萬曆二十九年(1601年)十月,皇帝終于立皇長子朱常洛爲皇太子、三子朱常旬爲福王、五子朱常浩爲瑞王、六子朱常潤爲惠王、七子朱常瀛爲桂王,爭國本事件最終落下帷幕。這場萬曆年間最激烈複雜的政治事件,共逼退內閣首輔四人(申時行、王家屏、趙志臯、王錫爵),部級官員十余人、涉及中央及地方官員人數達三百多位,其中壹百多人被罷官、解職、發配充軍,整治另外“東林黨”。
萬曆三十壹年(1603年),就因爲有謠言說萬曆皇帝想要換太子,矛頭指向鄭皇貴妃,結果皇帝株連逮捕者甚衆。到了萬曆四十壹年(1613年),又有進言,說鄭皇貴妃以及福王將要謀害皇太子,結果皇帝僅僅是讓福王就藩,但被鄭貴妃暗中阻止了。
恭妃王氏仍舊寂居幽宮,見不到萬曆帝,整日以淚洗面,流淚度日,漸漸的雙目失明了。萬曆三十九年(1611),王氏薨逝,大學士葉向高建議厚葬,可是皇帝居然不同意。再進言,皇帝才勉強同意追益皇貴妃。 


繼位爲帝
萬曆四十八年(1620年)七月,皇帝駕崩。八月,皇太子朱常洛即皇帝位,大赦天下,宣布次年改元泰昌。 
泰昌元年(1620年)八月初壹日,泰昌帝朱常洛在登基大典上,“玉履安和”,“沖粹無病容”,就是行走、儀態正常,沒有疾病的症象。泰昌帝在萬曆四十八年七月二十二日和二十四日,各發銀100萬兩犒勞遼東等處邊防將士,罷免礦稅、榷稅,撤回礦稅使,增補閣臣,運轉中樞,“朝野感動”。  
命喪紅丸
朱常洛本來以爲新君繼位,會有壹番作爲,但卻因紅丸案而駕崩。
朱常洛舉行登基大典後僅十天,也就是泰昌元年(1620年)八月初十日,就壹病不起。第二天的萬壽節,也取消了慶典。據《國榷》記載:鄭貴妃“進侍姬八人,上疾始憊”。《罪惟錄》也記載:“及登極,貴妃進美女侍帝。未十日,帝患病。”八月十四日,泰昌帝病重,召內官崔文升治病。 [14] 
崔文升本是鄭貴妃宮中的親信太監。朱常洛即位以後,升爲司禮監秉筆太監,朱常洛患病後,鄭貴妃指使崔文升以掌禦藥房太監的身份向皇帝進“通利藥”,即大黃。大黃相當于瀉藥。所以,接下來的壹晝夜,朱常洛連瀉三四十次,身體極度虛弱,處于衰竭狀態。後來,廷臣們對于崔文升進藥的資格和所進藥物是否符合醫學原理兩點,對其進行猛烈的抨擊。給事中楊漣說:“賊臣崔文升不知醫……妄爲嘗試;如其知醫,則醫家有余者泄之,不足者補之。皇上哀毀之余,壹日萬幾,于法正宜清補,文升反投相伐之劑。”楊漣認爲,朱常洛本來身體就虛弱,應當進補,而崔文升反而進以瀉藥,其心叵測。當時,朱常洛生母王氏外家、原皇太子妃郭氏外家兩家外戚都認爲其中必有陰謀,遍谒朝中大臣,哭訴宮禁凶危之狀:“崔文升藥,故也,非誤也!”
泰昌元年(1620年)八月二十八日,朱常洛召英國公張惟賢、內閣首輔方從哲等十三人進宮,讓皇長子出來見他們,頗有托孤的意思並下令將崔文升逐出皇宮。 [15] 
泰昌元年(1620年)八月二十九日,鴻胪寺丞李可灼說有仙丹要呈獻給皇上。太監們不敢做主,將事情禀告內閣大臣方從哲。方從哲說:“彼稱仙丹,便不敢信。”接著,內閣大臣們進乾清宮探視朱常洛。朱常洛此時已著意安排後事,將皇長子交由閣臣小心輔佐,又問起自己的陵墓的營建事宜。在安排好壹切之後,朱常洛問:“有鴻胪寺官進藥,何在?”方從哲說:“鴻胪寺丞李可灼自雲仙丹,臣等未敢輕信。”朱常洛自知命在旦夕,遂抱著試壹試的想法,命李可灼入宮獻藥。到中午時分,李可灼調制好壹顆紅色藥丸,讓皇帝服用。朱常洛服完紅丸後,感覺還好,讓內侍傳話說:“聖體用藥後,暖潤舒暢,思進飲膳。”傍晚,朱常洛命李可灼再進壹粒紅丸。盡管禦醫們都表示反對,但是朱常洛堅持要再服壹顆。于是,李可灼再讓皇帝服用了壹顆紅丸。服後,朱常洛感覺安適如前,沒有什麽不良反應。
泰昌元年九月二十六日(1620年)五更,朱常洛駕崩。于是,廷臣紛紛議論,指定李可灼、紅丸是致皇帝暴斃的罪魁,而且還牽涉到方從哲。不過,方從哲、李可灼對于朱常洛服藥,本就是抱著壹試的希望,對于朱常洛的死並不要負什麽責任。後來,內閣大學士將進藥的前後始末詳細地在給熹宗的奏疏中說明,才使方從哲擺脫了困境。紅丸,其實與嘉靖皇帝當初服用的紅鉛丸類似,是用婦人經水、秋石、人乳、辰砂調制而成,性熱,正好與當初崔文升所進的大黃藥性相反。本就虛弱的朱常洛,在最後的歲月連遭性能相反而且猛烈的兩味藥物的折磨,便暴斃而亡。
明光宗朱常洛在位僅僅壹個月,享年三十八歲。


主要成就
廢礦稅
朱常洛即位後便下令罷免全國範圍內的礦監、稅使,停止任何形式的的采榷活動。礦稅早爲人們所深感厭惡,所以诏書壹頒布,朝野歡騰。


饷邊防
朱常洛即位後,便借皇帝遺诏的名義,發內帑百萬犒勞邊防將士,由大內銀庫調撥二百萬兩銀子,發給遼東經略熊廷弼和九邊巡撫按官,讓他們犒賞將士;並撥給運費五千兩白銀,沿途支用。朱常洛還專門強調,銀子解到後,立刻派人下發,不得擅自入庫挪爲它用。


補官缺
朱常洛先命令禮部右侍郎、南京吏部侍郎二人爲禮部尚書兼內閣大學士;隨後,將何宗彥等四人均升爲禮部尚書兼內閣大學士;啓用卸官歸田的舊輔臣葉向高,同意將因爲“上疏”立儲獲罪的三十三人和爲礦稅等獲罪的十壹人壹概錄用。
召回在萬曆壹朝因爲上疏言事而罷免的官員,像袁可立、鄒元標、王德完等壹些正直敢言的大臣都是在這壹時間被起用的。

==

人物關系:


鼻祖:
明成祖朱棣 (1360~1424) 明朝第三代皇帝,永樂
遠祖:
明仁宗朱高熾 (1378~1425) 明朝第四位皇帝,洪熙
太祖:
明宣宗朱瞻基 (1398~1435) 明朝第五位皇帝,宣德
烈祖:
明英宗朱祁鎮 (1427~1464) 明朝第六任、第八任皇帝,正統 天順
天祖:
明憲宗朱見深 (1447~1487) 明朝第八位皇帝,成化
高祖:
興獻王朱右杬 (1476~1519)
曾祖:
明世宗嘉靖朱厚熜 (1507~1566) 明朝第十壹位皇帝,嘉靖
爺爺:
明穆宗朱載垕 (1537~1572) 明朝第十二位皇帝,明穆宗隆慶
奶奶:
李彩鳳 (1546~1614) 明穆宗朱載垕的貴妃
叔祖父:
朱載圳 (1537~1565)
朱載壡 (1536~1549)
朱載基 (1533~1533)
父親:
明神宗朱翊鈞 (1563~1620) 明朝第十三位皇帝,萬曆
兒子:
明熹宗朱由校 (1605~1627) 明朝第十五位皇帝,天啓
兒媳:
張嫣 (1606~1644) 明熹宗朱由校原配皇後

2020年4月28日 23:39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