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简介

    【二】流傳曆史
    【三】【鑒賞】
    【四】後世評價
    【五】畫作之謎
    【一】清明上河圖
    清明上河圖,中國十大傳世名畫之壹。爲北宋風俗畫,北宋畫家張擇端僅見的存世精品,屬國寶級文物,現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
    清明上河圖寬24.8厘米、長528.7厘米,絹本設色。作品以長卷形式,采用散點透視構圖法,生動記錄了中國十二世紀北宋都城東京(又稱汴京,今河 南開封)的城市面貌和當時社會各階層人民的生活狀況,是北宋時期都城汴京當年繁榮的見證,也是北宋城市經濟情況的寫照。
    這在中國乃至世界繪畫史上都是獨壹無二的。在五米多長的畫卷裏,共繪了數量龐大的各色人物,牛、騾、驢等牲畜,車、轎、大小船只,房屋、橋梁、城樓等各有特色,體現了宋代建築的特征。具有很高的曆史價值和藝術價值。
    《清明上河圖》雖然場面熱鬧,但表現的並非繁榮市景,而是壹幅帶有憂患意識的“盛世危圖”,官兵懶散稅務重。

    《清明上河圖》描繪了北宋時期都城東京(今河南開封)的狀況,主要是汴京以及汴河兩岸的自然風光和繁榮景象。
    清明上河是當時的民間風俗,像今天的節日集會,人們藉以參加商貿活動。全圖大致分爲汴京郊外春光、汴河場景、城內街市三部分。
    郊外
    輕輕打開此圖,見小溪旁邊的大路上壹溜駱駝隊,遠遠的從東北方向汴京城走來、五匹毛驢 負重累累,前面的馬夫把領頭的牲畜趕向拐彎處的橋上,後面的馱夫用馬鞭把馱隊驅趕向前,目的地快要到了,從馱工熟練的駕驿著馱隊的神情就知道他們是行走多年的老馬幫了。

    小橋旁壹只小舢板栓在樹蔸上,幾戶農家小院錯落有序地分布在樹叢中,幾棵高樹枝上有四個鴉雀窩,看起來與鴉雀築窩方式與高度別無二致。打麥場上有幾個石碾子,是用于秋收時脫粒用的,此時還閑置在那裏。羊圈裏有幾只羊,羊圈旁邊似乎是雞鴨圈,仿佛圈裏飼養了很大壹群雞鴨,好壹幅恬靜的鄉村圖景,不尤得驚歎壹千多年前的宋代有如上此發達的農業和養殖業。
    再看過來的畫面已是農業與商貿的接合部,右上面是壹隊接親娶妻的隊伍,徐徐的從北邊拐過來,後面的新郎官騎著壹匹棗紅馬,馬後面是壹位挑著新娘嫁妝的腳夫、馬前壹人抱著新娘的梳妝物品盒,前面壹乘轎子應是新娘坐的,因爲轎子的處面都用各種草木花卉裝飾著,此可謂”花轎“;花轎壹詞既新娘出嫁時乘坐的交通工具就來源此民風民俗吧。轎子後面壹挑夫挑著壹擔魚肉、表示女方娘家祝福夫婿富貴有魚(余)。
    朱元璋時期開始,清明掃墓開始盛行。因此單憑清明二字,就說這只隊伍是掃墓歸來是不妥的,應是接親娶妻活動的隊伍。
    茶館邊的壹家農舍飼養著兩頭牛,雖然就在附近發生了壹件如此驚天動地的大事、但兩頭牛卻無動于衷,它們還是悠哉遊哉的反刍著,遠處田裏的禾苗正在茁壯成長,農夫正在爲禾苗澆水施肥。
    南邊壹家兩口出行,雇傭了兩頭牲口及馱夫,還有壹個腳夫挑著他倆出行所需物品徐徐向東南方向走去。

    茶館前街道正對面壹個酒店,由于不經營早點所以才遲遲的撐起招攬顧客的旗幡,酒店開在散裝貨運碼頭,生意自然很興隆,只是客人正在忙生意,還不到吃飯喝酒的時間,妳看碼頭上貨主正在清點要發某地的貨物,碼頭工人正在把運來的貨物堆碼起來,准備根據運貨地點遠近,適時安排裝卸,正所謂是先上船後起坡。另壹條船也正在卸貨,在這壹、二百年樹齡的大樹枝葉縫隙中,可以看到粗大的帆桅及繩索,也應是六、七十噸左右排水量的大船了。酒店與茶館之間的街道中間,有壹個正在喊壹位打卦算命的先生,可能要他測算壹下什麽事情,是婚姻、家庭還是生意,算卦先生聽到來了生意,輕快的腳步可見他的喜悅之情。往街裏邊看過去,壹家包點店的人與壹位挑擔買賣人正在談事情,仿佛能聽到他們在對話,明天還點什麽油鹽醬醋之類東西和什麽時候結帳之類話語,再過去又是幾家店鋪字號,又是壹條大道伸向遠方並有行人騾馬行走。
    再過去幾家店鋪就是主幹道汴梁大道了,主幹道兩邊車水馬龍店鋪林立,都圍著這風水寶地的貨碼頭與貨運棧了,這座貨運棧地理位置十分優越,四周街道四通八達,南邊緊靠深水港灣,有好幾艘船只停泊在港灣裏依次裝卸貨物,壹條靠碼頭的船正在卸貨,幾個碼頭工人正把像裝有糧食之類的麻袋扛下船,船倉裏有人正在翻倉與上貨,似乎能聽到船倉裏傳出給人把貨物麻袋上肩的勞動號子聲。緊靠貨棧碼頭停泊著待卸貨與裝貨的船舶,等船老大上船後就吃飯開船,貨棧前面的船老大剛結完帳正要上船,半路中正巧遇見了壹個熟人,心中記挂著趕路行船,但又不能待慢了熟人或朋友,在急切中與之寒酸家常,最後抱拳行禮告辭。這時腳步早己轉向,急奔船上去的樣子己超然若現。
    汴河
    汴河是北宋時期,國家重要的漕運交通樞紐,商業交通要道,從畫面上可以看到人口稠密,商船雲集,人們有的在茶館休息,有的在看相算命,有的在飯鋪進餐。還有“王家紙馬店”,是賣掃墓祭品的,河裏船只往來,首尾相接,或纖夫牽拉,或船夫搖橹,有的滿載貨物,逆流而上,有的靠岸停泊,正緊張地卸貨。橫跨汴河上的是壹座規模宏大的木質拱橋,它結構精巧,形式優美。宛如飛虹,故名虹橋。有壹只大船正待過橋。船夫們有用竹竿撐的;有用長竿鈎住橋梁的;有用麻繩挽住船的;還有幾人忙著放下桅杆,以便船只通過。鄰船的人也在指指點點地像在大聲咬喝著什麽。船裏船外都在爲此船過橋而忙碌著。橋上的人,伸頭探腦地在爲過船的緊張情景捏了壹把汗。這裏是名聞遐迩的虹橋碼頭區,橋頭布遍刀剪攤、飲食攤和各種雜貨攤,兩位攤主正爭相招呼壹位過客來看自己的貨物。這裏名副其實是壹個水陸交通的會合點,可稱爲畫面的高潮片段。
    碼頭的主航道中壹條貨船逆水而上,船右弦上面的水手們都在嚴密注視時刻應對,避免與停泊的船只發生碰撞。在江河走安全工作是非常重要的,船頭前面壹艘停泊在碼頭,欣左預已出來壹位水手,時刻注意行船的動向,准備排除船只之間的碰撞,行進中的船只似乎要泊岸了,該船的“頭纖”(拉纖隊伍的第壹位纖夫)己回過身來招呼夥伴們收纖。再往河道上遊看去,壹艘船上有八位橹工搖橹,可見水流的速度是很快的,壹位舵手嚴密注視著前進方向的水情與船情。前面壹艘客船正忙著靠岸,這兒是客運碼頭,客船上有二十多人在緊張的工作,船頂的幾位船工正在收帆放桅,有的船工正在接收從虹橋上抛下的纜繩,准備把客船牽引到碼頭,再拴牢在岸上的栓船柱石上,以增加客船的穩性,左弦上的水手用船蒿把船撐向碼頭,以增加向碼頭靠近的動力,船頭有兩位水手壹面把船向右撐,壹面扭頭注意碼頭,用以使客船對正碼頭調整撐船力度,另壹位船工手拿撐蒿右手向前揮動、指揮碼頭的船工接應,看來他應是此客船的水手長了。客船體形寬大穩性相當良好,船工各司其職工作相當熟練,動作非常協調,看來是壹幫素質非常高的船工,倉體與倉面有封閉與阻隔,並有倉門便于客人出進,船沒停穩之前倉門決不打開,安全措施相當嚴謹,可以斷定是壹艘安全性能良好的長途客動船。
    碼頭上還有不少人向客船上招呼,他們是迎接自己家人或親朋好友的,有的還上了虹橋,借虹橋的高度招呼,以便早點見到親人,旁邊壹只小壹點的客船上也有人揮手呼喊,那是在招攬生意,呼喚需要到分河航道碼頭的客人,可以想見當時汴河流域的交通多麽發達,水旱各路構成了很大的客運貨運交通網絡。

    虹橋】氣勢不菲,高大得使汴河流域最大的船舶都能順利穿越,寬闊堅固得能並排行駛幾輛裝滿貨物的畜力車,從橋的結構來看也是壹個很大的創造,整座大橋全部由木材修建而成,可能當汴河水流很急,河床中不利于修建橋墩,當時的工程技術人員發揮了他們的聰明才智,把整根整根的大木材並列鉚接榫合,以支撐大橋的跨度,橋面又用成排的木料鏈固杵緊,使之形成壹個碩大堅固的整體,並分散了負重使跨河木料受力均勻,試想在壹千多年前,沒有工程機械的情況下,把這麽大的木料橫架在河道上,建築的難度可想而知,工程的浩大是多麽的氣壯山河。在橋邊有牢固的護攔,以保障車馬行人的安全,使工程的使用性能與質量達到了無可挑剔的境界。

    虹橋是兩地咽喉要道,橋面上車水馬龍熙熙攘攘,由于過往行人多人氣旺盛,商販不失時機的占道經營,有的擺地攤,有的賣食品,還有壹家賣刀剪,牛尾鎖等小五金的攤子,爲了使商品更加醒目,把貨攤設計成斜面,這樣的場面,壹直延伸到橋頭的形成了壹個特色的商貿區。
    橋下壹艘船逆流而上,似乎要去泊船,船頭的船工正在試探河道深淺,因爲在橋頭得河床裏壹般要放置壹些大石頭,以免流水沖刷橋頭坡岸防止發生垮塌,所在此位置移船要特別小心謹慎,以免擱淺損壞船只。
    上遊不遠處已有幾艘船依次泊在岸邊,主航道中有兩艘船在航行,橹工的汴河號子與纖工的汴河號子兩首和聲合唱回響在空中,漸漸的遠去,漸漸遠去,這些人文的場景與秀麗的河山形成了壹副美麗風俗畫面,所以壹些文人雅士、達官貴人要找尋的好地方,在對岸的河灣緩沖區,商人不失時機的安置了兩條遊船,讓他們在上面飲酒唱茶,欣賞汴河的風景。
    街市
    以高大的城樓爲中心,兩邊的屋宇鱗次栉比,有茶坊、酒肆、腳店、肉鋪、廟宇、公廨等等。商店中有绫羅綢緞、珠寶香料、香火紙馬等的專門經營,此外尚有醫藥門診,大車修理、看相算命、修面整容,各行各業,應有盡有,大的商店門首還紮“彩樓歡門”,懸挂市招旗幟,招攬生意,街市行人,摩肩接踵,川流不息,有做生意的商賈,有看街景的士紳,有騎馬的官吏,有叫賣的小販,有乘坐轎子的大家眷屬,有身負背簍的行腳僧人,有問路的外鄉遊客,有聽說書的街巷小兒,有酒樓中狂飲的豪門子弟,有城邊行乞的殘疾老人,男女老幼,士農工商,三教九流,無所不備。交通運載工具:有轎子、駱駝、牛車、人力車,有太平車、平頭車,形形色色,樣樣俱全,把壹派商業都市的繁華景象繪色繪形地展現于人們的眼前。
    首先是汴河碼頭與城門的中間地帶,特別有利于商貿活動,隨著多年沒有戰亂,酒店茶樓逐漸發展起來,各種店鋪字號鱗次栉比,各種車轎騾馬忙碌不停,畫面清楚的看到壹間木工作坊的兩位技工正在緊張的趕制壹輛騾馬車,拐彎的街道壹位貨主租用毛驢,馱工正在把地上的貨物上馱,還有壹位女士准備租用壹乘轎子代步,再看過來是壹塊不大的勞務廣場,又是進城的必經之路,因此商務活動頻繁,壹位算命大師不失機緣的在這兒蓋了壹間房子,找他推算壽命財運的人很多生意非常興隆。過溪溝小橋的腳行門前有不少勞工,有的坐著休息,有的在打瞌睡,還有的幹脆躺下休息,腳行裏面還有騾馬也栓在那裏,看來他們是在養精蓄銳,以便來了生意後精力充沛的工作,雖然還沒有事做但也不會哄搶別人的生意,是很遵守腳行規矩的,妳看廣場上的勞務人員生意非常好,壹乘轎子已起肩上轎,另壹乘轎子也在待租,小橋上壹位攤販已把貨賣完回家,那邊還有壹些住戶農家橋頭還有幾頭毛驢,屋旁有壹婦人抱著壹小孩、旁邊不遠還躺著幾頭肥碩的豬。
    勞務廣場拐彎就是護城河大橋,生意人不失時機在這裏擺上了攤販。壹個攤販擺的藤竹編織籃筐,這種物品輕巧堅固耐用,壹個做燈籠的更是生意興隆,這種物品點上燈燭後即明亮又防風,是夜間照明的好夥伴,妳看有人買了壹個轉身正要離去,小販又在招乎另壹個買主,橋上行人如梭,橋的兩邊護攔還有不少人向河裏觀看,是否有人在河裏釣上了什麽大魚什麽的。城門前有壹個地攤更有意思,他正在起身半蹬狀與壹位騎馬的人招乎,似乎不放過每壹個行人兜售他的鬼玩意兒,後面的幾個人也在注意著他生意動向,真有點像生意的托兒。
    城門高大宏偉,幾匹駱駝緩緩地向城外走去,這種動物內地沒有,是戈壁灘的特産,被人們用來作運輸工具,應是西域商人來汴梁做生意的,是往來于絲綢之路的國際貿易商團。
    城內更壹番特色壹家商號好似是另擔貨運樣子,貨運物流己具雛形,隔壁又是壹家香油加工作坊,香油銷售形勢很好,還有車馬運送,並且貨源充足,己是初具規模了,壹棟幾層樓的客棧,門前客人熙熙攘攘,裏面客人也不少,定是大賈富商住的,過街的壹間店鋪還有修面的,在城內是特別注意儀表的。城市功能真是齊全,吃穿住用樣樣都有,壹家綢緞莊店面很寬,裏面放滿各色彩綢景帛,可見當時的養蠶織錦相當發達了,送水的生意也很好,地下水好似礦泉水甘甜清爽著呢。就在城內這壹小塊地方就有兩家診所,楊大夫精于瘡瘰外科,趙太丞醫術更高明,男、婦、兒科都很精通,各種丸散樣樣齊全,當時醫療水平相當高了。
    從內城方向走來壹隊人馬,前面有儀仗開道、好威風的,常言道文官坐轎,武官騎馬,的確是壹個武官,後面還有人替他拿著壹把關刀。另有兩人在碼頭兩手拉著嚼口,這是害怕驚馬或失前蹄最有效的方法。
    曲谏
    《清明上河圖》並非只是簡單的描繪百姓風俗和日常生活,在商業繁榮的表面之下暗藏玄機,明線下交織著壹條令人心悸的暗線,同時又是壹幅帶有憂患意識的“盛世危圖”。通過表現驚馬闖郊市爲伏筆,鋪墊出全卷矛盾的視覺中心,船與橋的險情和橋上文武官員爭道交織成的矛盾高潮,還有前後出現的軍力懈怠、消防缺失、城防渙散、國門洞開、商貿侵街、商賈囤糧、酒患成災等場景。張擇端以畫曲谏,提出對城防、安全、交通等諸多社會問題的憂慮。

    從文獻中可知,汴京是十二世紀初世界最大的城市之壹,人口達137萬,8廂120坊,絕大多數建築都是磚木結構。北宋經曆了40多次特大火災,因此消防是當時朝野最關注的嚴峻問題。當時汴京的防火措施非常嚴密,每個坊都設有壹座望火樓,專門觀測火警。樓下有被稱爲“潛火兵”的軍隊駐守,專司消防。余輝說,張擇端畫了望火樓,但樓上無壹人觀望,更誇張的是,望火樓下的兩排兵營被改作了飯館。
    比消防缺失更可怕的是城防的渙散。畫中,城牆上下沒有壹個守衛,土牆上面也沒有任何城防工事,連射箭的城垛也沒有,甚至連虛設的城防都沒有。原本應該是有重兵把守的城防機構所在的位置,居然是壹家商鋪,老板正在驗貨,賬房在記賬。從畫面上看,整個汴京正沈浸在濃厚的商貿氣氛中,完全是壹座不設防的都城。這不是張擇端的有意設計,而是真實地反映了宋徽宗朝初期已日漸衰敗的軍事實力和日趨淡漠的防範意識。
    畫卷中有很多船,其中大量的是運糧的私家船。表面看來這是壹種商貿興隆的景象,實則反映出當時政府的壹項重要失誤:宋徽宗將大量運糧的官船用去運送花石綱,使得糧食運送出現問題。私船趁機而入,並漸漸把持住了城市的糧食市場,進而操控糧食價格。

    城門邊,稅務官指著麻包說出了壹個想要的數字,引起貨主們的不滿,壹車夫急得張大了嘴嚷嚷了起來,吵聲之高,驚動了城樓上的更夫向下張望。北宋的冗稅制度激發了官民之間的對立情緒,這壹場景象征著當時緊張的官民關系。
    畫中兩處出現犢文悲劇,車夫把被廢黜的舊黨書寫的大字屏風當作苫布,包裹著舊黨人的其他書籍文字裝上串車,奉主人之命推到郊外銷毀。反映了當時政治鬥爭的殘酷和對文化藝術的破壞程度。

    卷尾,畫家描繪壹個驚險的場面:兩輛四拉馬車急轉飛馳,橫沖直撞,路人尚未來得及躲閃;還出現臨時性的侵街現象,即在城門口有富人占道舉行殺黃羊祭路神送客的情景,足見城市管理之混亂,隨意性泛濫。
    張擇端欲通過《清明上河圖》向宋徽宗展現壹些社會頑疾。由于宋太宗采取鼓勵文人谏言的政治措施,關注社會現實和朝廷政治成爲宋代畫家較爲普遍的創作趨向。北宋官吏利用繪畫向皇帝表述民情的手法不止壹例,如熙甯七年(公元1074年)是北宋的大災之年,光州司法參軍鄭俠借工匠繪制的《流民圖》請求宋神宗停止王安石的變法活動。遺憾的是,宋徽宗迷戀精繪祥瑞和吉兆,他看出《清明上河圖》的畫中用意,不願收藏,只在卷首題簽後就將其賞賜出去。
    上一篇:首页
    下一篇:【二】流傳曆史

    宋太祖趙匡胤
    .=======一幅清明上河图==一部宋朝史=== .. 播放到一半时,可能会黑屏,动下屏幕.鼠标即可正常浏览。

      今天:2020/2/27.星期【四】

      农历:二零二零年二月初五日

      报时:21:11:16

      粤ICP备1509584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