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中东呼吸综合征 韩国政府陷入批评漩涡

国际资讯2015-06-16

  有抱怨直指政府卫生保健部门对大型疫情掉以轻心且对策透明度低,是导致疫情蔓延的直接原因。
  文/詹小洪
  5月20日,一位在中东地区的巴林呆过数日回到韩国的患者,被确诊为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之后短短十多天时间,一场MERS疫情席卷韩国。
  截至6月10日,韩国已有108人被确诊感染MERS,死亡9人,患者人数超过阿联酋,仅次于沙特,成为全球MERS患者第二多的国家,近期每天新增加的隔离人数都有数百名之多。
  眼看着,MERS越来越演变成一场韩国版的SARS,和一场近年少见的国家危机。
  全球“避韩流”
  这场前途未知的疫情,让韩国人的自我恐慌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韩国网上商城Auction 6月1日发布的数据显示,5月30日和31日两天,口罩销量较一周前猛增了7倍多,洗手液销量也大增147%,牙刷和消毒器销量增加71%。
  越来越多的韩国人避免出门,选择网上购物,甚至开始囤积食物。Auction提供的数据是,从5月20日至6月1日,同发生疫情前相比,金枪鱼罐头销量增加了60%,牛肉增加了79%,猪肉更是增加了97%。
  随着疫情的扩散,父母们纷纷拒绝送孩子上学,越来越多的小学和幼儿园宣布临时停课。截至6月5日,全韩国共有1300多所学校和幼儿园进入停课状态。原定举行的很多大型户外活动和演唱会也随之取消或推迟。
  国际上也出现了一股“避韩流”,很多国家发布了赴韩旅行预警,提醒民众无紧要事由不要前往韩国。
  保健部门一开始声称“传染性不强”
  这场风波从一开始,韩国人就对政府的处理充满怨言。
  直到6月2日,MERS爆发13天、出现了两例死亡病例、新增6例确诊病例、确诊患者增至25例并包括了两例三次感染病例之后,政府才召集有关部门举行了“对策会议”,成立了“紧急对策小组”,宣布将保证充分的隔离病床,制定医疗机构的相关费用对策,并强化入境管理和检疫。但韩国舆论普遍认为,这些是在事发初期就应该采取的措施。
  到了6月3日,韩国总统朴槿惠第一次亲自召集MERS应对会议,而这时确诊患者已增至30人,被隔离人数达到1364人。
  媒体报道,青瓦台竟有高官表示,“当发生大型疫情、感染患者人数达到300万时,才应该启动国家紧
分享至:
good 6

发表评论

文明评论,重在参与

暂无评论!